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竹溪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8 22:21:18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竹溪白癜风医院,浙江能不能治好白癜风,吉安白癜风医院,德州白癜风能根治吗,福建治白癜风的方法,北京根治白癜风的西医,城固白癜风医院

原标题:"狗仔精神"PK"新闻理想","铁肩辣手"主沉浮

  

  

卓伟爆料“白百合出轨”事件已经过了一段时间,但关于“狗仔精神”和“新闻理想”的争论一直在发酵……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卓伟曾这样描述自己的工作,“我是有新闻理想的,就是在娱乐新闻领域,尽我最大能力戳穿假象、揭露真相,让新闻真正发挥应有的社会监督作用。”把“狗仔精神”和“新闻理想”放在一起,总有一种“违和”之感。

没有人能够否认“卓伟们”的职业精神,但是,这种职业精神算得上新闻理想吗?今天,煮酒话媒就来和您一起谈谈这个时代的“新闻理想”。

新媒体环境中,新闻为何物?

媒体行业的变革有目共睹,术语层出不穷,人们对此应接不暇,但是很少有人讨论这一切的根基——新闻。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新闻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化,还是我们认为的那个“新闻”吗?美国纪录片制片人查尔斯 斯特林在《大众传媒革命》一书中写道:“传统新闻媒体的聚合以及当今新闻报道向网络的迁移,正在彻底改变并扩展传统的新闻定义。”

过去人们聊天说起某事,为了证明其真实权威,常说:“新闻里都报了……”那时人们所说的新闻是具有一定权威性的大众传媒机构所报道的事实。正如陆定一所说,新闻是新近发生的事实的报道。今天,在一个人人都有麦克风、人人都是通讯社的自媒体时代,“新闻”早已被拉下“神坛”,从庙堂回到江湖。

  

在今天的媒体格局下,想说清“新闻”,不妨从新闻不是什么说起。

新闻不止是信息和谈资。

卓伟曾谈到,“我承认我拍的大部分新闻也就是信息,传达的也不过是一种谈资”。这也反映出了人们对新媒体海量信息的某种态度。它们是信息,是谈资,但不一定是新闻,不能把它们简单地和“新闻”划上等号。

在严肃新闻娱乐化、娱乐新闻庸俗化的今天,围观行为、看客心态在网络媒体上表现得淋漓尽致。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一书中的论述可以部分解释这种现象。波兹曼将这种情况称之为“伪语境”,他认为,伪语境的作用就是能够在这些和我们没有关联的事实和我到底有什么关系这个问题上提供答案,而且答案是一致的:为什么不利用它们作为消遣、娱乐或在游戏中找点乐子?……伪语境使得那些脱离生活、毫无关联的信息获得了一种表面上的用处。

“兴趣”不等于新闻价值。

新媒体时代,人们往往以“兴趣”作为选择新闻的标准,甚至在很多时候取代了新闻价值和传播效果的考量。兴趣之于新闻从来都是有之不必然,无之必不然。不受人关注不能引起人们兴趣的,显然不能成为新闻。但是仅仅有兴趣、引人注意当然也未必就是新闻。一味以兴趣作为出发点来定义新闻,有可能会导致新闻信息的单一化、肤浅化、同质化。更重要的是,兴趣有高低之别,有雅俗之分,不能一概而论。

超越物质利益的精神诉求,理想明灯照向何方?

  

以字面意思来理解,“理想”是对未来事物的美好想象和希望,是对某事物臻于最完善境界的观念。

理想之于人就像指路的明灯,在你迷失方向的时候,告诉你该往哪里走;在你偏离航线的时候,告诉你如何回归正途。一个新闻人的新闻理想无疑会决定他的职业方向,同样最终也会决定他能走多远。

当曹林说“宁去传统媒体哪怕先做校对,也比去新媒体当首席编辑好”,咪蒙却在说,“说来惭愧,我的助理月薪只有五万”。两种看似对立的说法,体现的是两种不同新闻观。我们该以什么样的视角看待新闻,新闻的价值仅仅是用金钱来衡量,还是具有超越经济利益之上的价值追求?该用什么样的标准来衡量新闻行业存在的价值?

如果只把新闻当作一种商品,仅仅用市场的逻辑来理解新闻、经营媒体,那么一切的眼球经济、审丑文化就很容易理解,也很容易大行其道。但是新闻显然不是普通的商品,更是一种精神产品,新闻不仅是人们获得信息的渠道,同时它也会对人们的价值观、生活方式产生影响,有时这种影响甚至是决定性的。无论媒介形态如何改变,都没有人能够否认媒体需要承担社会责任,有超越于物质利益之上的精神诉求,而这就是理想之于新闻的意义和价值所在。基于此,一个新闻人的价值不能只用利益衡量。如果利益的标准席卷一切,这个社会将难以维系。

走上新闻这个行当的人,一定要有一些勇气、责任和担当,要对自己所从事的工作有深入的了解。白岩松说,他能够坚持做新闻这么多年,是因为他始终相信,“新闻有助于这个世界变得更好”。一个新闻人的新闻理想,就是相信并且促使新闻能够有助于个人成长,社会进步和人类发展。

职业精神不能没有新闻理想的观照

力挺卓伟的人认为,他的职业精神、过硬的技术在今天中国的“新闻”圈无人能敌。他为了娱乐圈里的“真相”,为了撕破娱乐圈里的伪善“殚精竭虑”。当年的普利策要求他的编辑部,“除非把一件事的真相弄个水落石出,否则绝不放过它。连载!连载!连续到真正弄清问题。”但是为了吸引读者,利益最大化,他却将煽情主义的手法用到了极致,最终背离了自己的新闻理想——“报纸要承担起社会责任。”

  

如果说卓伟们远大的“新闻理想”,最终呈现出来的是“摸臀杀”“一指禅”这样低俗的字眼,我们不禁要问:这样的“理想”是否背离了它的初衷?这种为了博“眼球”,为了利益最大化,是否早已把“社会舆论监督”职责抛到了脑后。

因此,我们说职业精神,需要有新闻理想的现实观照,否则很容易走到自己的反面。

中国的新闻行业历来与社会的发展进步密不可分,老一辈新闻人的职业理想历来为人们所崇敬。邵飘萍追求“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范长江认为“一个记者,如果能为一个伟大的理想工作,那就是值得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

  

也许,一千个人心中会有一千个新闻理想,但是新闻行业之于社会的责任可能是每个新闻人都应时刻铭记的。当新闻人步入这个行业的时候,不妨多问问自己:我的新闻理想究竟是什么?(人民日报中央厨房·煮酒话媒工作室 李康乐)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江西能否治愈白癜风